2014 Halloween

天已入深秋,比起纽约夏季目不暇接的游行,这算是New Yorker在进入寒冬之前的最后一次集体狂欢吧。2014的游行从Canal St&6th Ave开始顺着6th Ave一直到18街。平时很少这样一路走过去, 但是跟着大波zoombie, vampire,美少女以及各种叫得上叫不上名字的怪物,居然不知不觉就把整个match给走完了。意犹未尽之中,只能上图以表慰藉了。

重机枪大兵,掂了一下非常沉,很像真的。
重机枪大兵,掂了一下非常沉,很像真的。
各种小丑是必不可少的。
各种小丑是必不可少的。
各种奇怪的道具。
各种奇怪的道具。
千与千寻,深感日本动漫的影响力,期待有一天能看到更多的天朝元素。
千与千寻,深感日本动漫的影响力,期待有一天能看到更多的天朝元素。
日本妞
日本妞
就这么两个人手牵手去halloween吧。
就这么两个人手牵手去halloween吧。
这是本次游行看到最有创意的一个,上面是一个开着摄像头的iPad嵌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像在怪物脸上的围观群众惊呼了。
这是本次游行看到最有创意的一个,上面是一个开着摄像头的iPad嵌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像在怪物脸上的围观的人们惊呼了。
你看起来很好玩,但是没有get到你的idea
你看起来很好玩,但是没有get到你的idea
真是精心的打扮
真是精心的打扮
卖萌的家伙。
卖萌的家伙。
我是一条来自深海的鱼,游曳在纽约。
我是一条来自深海的鱼,游曳在纽约。
从此马里奥,路易还有他们的公主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从此马里奥,路易还有他们的公主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好血腥。
好血腥。
一秒钟变电音趴。
一秒钟变电音趴。
宅男的最爱。
宅男的最爱。
你是来走秀的,还是来走秀的,还是来走秀的?
你是来走秀的,还是来走秀的,还是来走秀的?
怕怕的。
怕怕的。
黑人大妈cos起史瑞克里面的公主真是传神啊,脸型和体型都毫无违和感。
黑人大妈cos起史瑞克里面的公主真是传神啊,脸型和体型都毫无违和感。
马头的表情总有一种“昂。你是在拍我吗的”欠揍感。
马头的表情总有一种“昂。你是在拍我吗的”欠揍感。
就算是扮小丑还是很帅的小哥。
就算是扮小丑还是很帅的小哥。
小学生们请在家长指导下观看。
小学生们请在家长指导下观看。
来个棒球棍把他打飞吧。
来个棒球棍把他打飞吧。
游行开始散去了。你这么胖你妈妈知道么。
游行开始散去了。你这么胖你妈妈知道么。

 

IMG_9725

IMG_9711

IMG_9731

IMG_9733

 

Have a good night, all New Yorkers.

不一样的自己

最近纽约不太平,刚走了飓风,今天又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雪。

说不小,是我打小没见过几场大雪。

小时候过年,总盼着能飘起雪。

偶尔老天如我所愿,我便不顾我那冻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大呼小叫的在室外追着雪花乱跑。

能积起雪几乎是种奢侈,所以也甭提打雪仗什么的。

后来上中学,每次窗外开始飘雪,便心神不宁,课也没心思听,

盘算着怎么逃离那Co2过多的教室,也不打伞,光是想象雪花落满肩膀的样子就让人欣喜。

不过这雪也的确不算大,纽约前年那场暴雪据朋友说被困在家里好几周,雪积得门都开不了。

我那次回国的航班,恰好在暴雪来临前几个小时,于是顺利逃离了纽约。

到了家看新闻才发现纽约几乎陷在了雪堆里。机场,地铁全部瘫痪。

于是,

雪又一次下起来了,

只是有点毫无预兆,早上只是天气不好,有点雨。

上班的时候,偶然往外一看,这飘的不是雪嘛!

依旧是兴奋,不管怎么说2012的一场雪还是很让人期待的,只是有点早,这才立冬。

于是发短信告诉想告诉的人。没事就望望窗外。觉得特幸福。

傍晚的时候,雪也一直没停,勤勤恳恳得下了很久。

对岸的manhattan隐没在一片白茫茫之中,窗外的阳台也似乎积了不少的雪。

开始担心回家的问题,我可不想被飓风困扰了一周之后,被困在办公室回不去!

早早的收拾走人。同事们也都走很早。

路上subway一直走走停停,估计是受之前飓风的影响还没完全恢复运营。

结果开到离我家还有一站路的地方,停了很久。

“如果刚才直接下车走回家的话,这会都到家了吧”

我这么想了一会,地铁还是一点没有开动的意思。

于是直接下车。反正也没多远。

可是一下站台我有点后悔,风挺大,伞有点撑不住。

雪因为之前还下过雨的关系,化了冰,地面很滑。

特别是之前有人走过的地方,基本就是冰和水混一起,步子一大就滑出去了。

我穿的皮靴感觉毫无抓力,似乎在抗议我今天干吗穿着它出门,弄的又脏又湿的。

不过这个我也没办法,我也不知道今天会下雪的,所以别耍脾气啊,让我摔倒了可不好。

妥协的办法,就是尽量挑没人走过的雪地走。

虽然踏下去一脚一个坑,不过好走多了。没有结冰,所以也不会打滑。

Brooklyn的夜晚很少行人,这篇住宅区的邻居们都打着昏黄的灯,早早的躲在了家里。

我两脚一深一浅的走在异国的雪地里,

有点艰难的撑着伞,

路过那些个和我毫无关系的邻居们,

小心翼翼的跨过坑坑洼洼之处。

突然在想,

这样的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个地方。

地球的另一边,

有更温暖的地方,

有家人的笑容,

也会有份不错的工作,

或许这会还谈好了女朋友,

还能有一群朋友经常喝茶聊天。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困惑,权衡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我也不例外,但想多了才发现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

就像是我现在这样一深一浅的走着,

虽然不知道离下一路口有多远,

也不知道接下去的路是容易还是困难。

“但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意义所在”

不去评判好与坏。

只是有一点,我清楚的知道:

就这样走下去,也许都不会察觉是何时走出了这样的夜晚,

但每当我回看走来的路,我都已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自己。

二零一二年立冬

Wedding Greeting

♥♥♥♥给哥哥的♥♥♥♥
♥♥♥♥很可惜不能赶回来参加婚礼♥♥♥♥
♥♥♥♥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
♥♥♥♥做了这个视频当祝福♥♥♥♥
♥♥♥♥我爱你们♥♥♥♥

珍惜眼前人